王自建时光不候,我已学会改变-拾光有晴

王自建
时光不候,我已学会改变,那时我还以为,远行是件很幸福的事,那时我还不懂,父母最看不得儿女的远去。
一度南行,坐着始发站是兰州,终点站广州的K226次列车,跨越着数个纬度,到了那秦岭以南的地方,换来了佳姐说的一句,读书不用太多,识得字就好,早点就业就可以早点接触社会,早点为父母解忧,我思虑了很久,不知道佳姐说的对不对。
后来,我选择了黑色的六月,在高考最后一场铃声落定的时候,多云转晴,如久囚释放的兽,任何的拘束和压抑都统统的排弃,洒满一地的纸屑,仰首狂奔的痛哭……老班们出奇的一致,眼神中不再是严厉,流露更多的是温柔,我知道,其实他们一直都伪装着坚强。
九月,我爱的那个人去了她爱的那座南方小城,而我,在听从了父母的建议之后,踏上了北上的路,同样的K226次列车,再次载着我去了从未到过的地方,那晚,爸妈在候车厅陪我到十点,妈妈说要送我上车,老爸却在列车进站的时候把行李箱丢给了我,拉着满眼不舍的妈妈离开:是男人,你总要长大。
我没哭,却在埋怨中坐了接近八个小时的车,在暖阳初升的时候到了我要生活三年的城市,我拖着沉沉的行李箱,按着查好的地图,在路边等待着属于我的公交,好久我才知道,原来学校是会接新生的,可是我错过了这次机会。
11月的时候,天气预报说至北的地方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,我在中部的地方享受着从未有过的暖气生活,一切是那么的不同。
沫沫说我会习惯的,会吗?当我还在纠结着F和H的发音,僵硬的吞着和米饭等价的馒头的时候,我才知道,我在慢慢适应着。
我麻木且系统的做着与前一天无异的行动,行走在类似于三角的三点之间,我期待着这座城市下着习以为常的雨滴,而不是用所谓的人工降雨来增加湿度。
我不想解释什么,也并不是掩饰什么,我只想说,我很好,很不错,我用三个月来习惯我不曾习惯的习惯,喜欢了我不曾喜欢的喜欢,这本身就是一个进步,一个改变着自己的进步。
我用手语演绎着感人的歌曲,才发现,我已经好久好久没对父母说我爱你,也好久好久没和那群陪我走过的人进行联系,感恩的心,感谢有你们!感恩节的时候,我在空间发了这条说说,看着下面长长的评论,原来,我们都没有忘记。
行走在远方的游子,还记得那大别苍苍,淮水茫茫吗?还记得那山道崎岖,绿树成行吗?还记得那恩师情深,山高水长吗?我想陪你们再次走走那段家乡的路,没有陌生,没有沧桑。